2022年中国实体企业将刮起“低代码”风暴

裹挟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等等数字技术的第四次工业革命浪潮正加速来袭,全球经济已行至历史的十字路口。

站上技术浪潮潮头者澎湃生长,错过技术浪潮者黯然败退。中国普通制造企业们,该如何抓住向中国智造跃升的机会?

以史为鉴。六十年前的信息化初期,美国前四大航空公司相继采购了IBM研发的Sabre航空订票系统,但排名第五位的People Express Airlins的董事长却认为IT系统无关紧要。后来,该企业陷入巨额亏损,被美国大陆航空收购。

不过,即便装备了信息化软件,但部分美国航空公司也只是刻板的使用,并未把科技融入企业基因。以泛美航空为例,其在1962年就先于同业引进了IBM研发的“PANAMAC”系统,但最终仍由于经营不善,难逃没落衰败的命运。

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在20世纪80、90年代,数字化转型概念刚刚兴起之时,制造业巨头西门子便制定了“电气化、信息化、数字化”战略。如今,历经市场锤炼,西门子已转型成为数字科技企业,其依靠云操作系统已能向客户输出数字化解决方案。

回顾第四次工业革命的要义,数字化转型的更高阶段在于产业智能化。

产业智能化领军者特斯拉率先自研了Warp系统,能直接帮助财务、销售、采购、CRM等多个部门以最快速度响应消费者需求。另外,在生产端,特斯拉产品的生产工序几乎均由智能机器人来完成。完成智能化的特斯拉,已经从源头远远跑在了传统车企前面。

阿里研究院副院长安筱鹏认为,数字化转型不是把技术武装到牙齿,而是把数字技术融入企业的基因,开启一场永无止境的能力进化之旅。

实际上,这样的数字化巨变中国广袤的城市角落悄然发生。珠三角的三线城市肇庆,风华新能源——一家管理与生产均较为落后的电池制造商,依托阿里云与钉钉的低代码平台,仅用7个人就成功构建了从产品、质量、工艺、研发到供应链以及销售的一体化数字解决方案,甚至改变了电池工艺制造与国际贸易的航向。

这仅仅是中国数字化转型浪潮的一个缩影。

2022年,「低代码」正在中国实体企业刮起一轮轮风暴。

普通中国实体企业正通过抓住「低代码」,切换上高速数字化经济轨道。这正成为中国实体企业参与全球分工与竞争的工具与利器。

1. 低代码的「基因剪辑」魔力

西部机场集团信息管理项目负责人或许怎么也没想到,钉钉+低代码竟能帮助解决困扰多年的经营管理难题。

西部机场是全国第二大跨省区机场管理集团,共管辖陕、甘、宁、青四省(区)25个机场,涉及航空物流、道路运输、房地产等多个细分领域,并拥有二级子企业20家。

但长期以来,规模庞大的业务版图、数量众多的成员单位也导致西部机场一直面临着协同成本高、跨公司、部门沟通效率低等诸多问题。

为了解题破局,西部机场早已向相关软件厂商采购了多个信息化系统。但在具体实践中,这些系统各自不兼容、响应速度慢、维护成本也极高,它们就像一个个孤立的“烟囱”树立在集团内部。

2018年,西部机场在数字化转型需求推动下,将集团的基础设施搬上阿里云,逐步基于中台架构贯通了旅客出行、员工服务、企业管理等多个领域。

2021年,西部机场再次进击,将旗下25个机场搬上专属钉钉,正式开启了低代码征程。

西部机场钉钉工作台界面

据中金公司研报,低代码是指无需或只需少量代码就可以快速生成应用程序,并可以快速配置和部署的开发方式。对于实体企业而言,低代码能够打通各部门的数据壁垒,实现数据互联互通,对企业数字化转型意义重大。

上述负责人对此深有感触,他激动地介绍道,去年9月,为了支持十四届全运会、残特奥会顺利举办,西部机场作为“空中门户”,防疫压力倍增。不过,集团依托钉钉的低代码平台,迅速搭建出了疫情防控管理模块,能直接掌握密接人员数量、隔离情况与涉及航班等重要信息。

此外,在一线机场员工的心目中,钉钉上的低代码开发应用已成为最便捷的数字化工具。据统计,截至目前,西部机场集团的一线数字化需求量已同比翻了近一倍,且大多都来自机场安检、航站楼管理等实际业务场景。

实际上,不仅仅是航空业。距离西部机场集团1600多公里之外的浙江省台州市,伟星实业发展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伟星实业”)也体会到了低代码技术所带来的便利。

伟星实业是国内纽扣和拉链行业首家上市公司,其在浙江、上海、深圳建有五大工业基地,年生产各类中高档纽扣近100亿粒,拉链3亿多米,但数字化转型却一直是其难以逾越的一道鸿沟。

伟星实业旗下工厂的许多生产点位都需要定期巡检,但过去购买的硬件设备并不能保存数据,只能知道巡检人的位置,并且这些设备价格极高、非常“娇弱”。

与此同时,伟星实业还基于钉钉的低代码工具宜搭,自己搭建出了无纸化宿舍报修应用,使得整个报修流程透明顺畅。

回到行业视角,多年来,在人们印象中,中国大多数企业并没有数字技术的基因,其数字化建设面临着三座大山:缺资金、缺人才、缺技术。最直接的案例就是,即便是像西部机场这样不缺钱、不缺人才、不缺技术的航空业巨头,在转型中也陷入了困境。

对此,安筱鹏认为,“以数字化为核心的企业竞争力并不是简单花钱就可以买到的。但如今,云计算平台+低代码正为企业沉淀自己Knowhow、封装专业知识、培养数据思维、形成独特竞争优势创造条件。”

据此来看,云钉一体与钉钉+低代码正进行着一个“基因改造工程”,一方面帮助中国实体企业摒弃原始落后的刻板印象,另一方面则最大限度激活他们的数字技术基因,培育出持续迭代进化与创新的能力。

2. 数字化如何普惠?

一花独放不是春,百花齐放春满园。那么,云计算等数字技术之花该如何做到真正的数字普惠,又该如何去破除产业“内卷”?

去年7月,这两个问题终于有了答案。钉钉总裁叶军(花名:不穷)表示,“真正的普惠是让这个行业里的上下游,大企业以及他的周边供应链企业能够齐头并进,共同在数字化的赛道上往前走。”

事实确实如此。在分工协作已经高度成熟与专业化的今天,无论中间哪一个环节出现问题,整个产业链的全球竞争力都会急剧下滑。

钉钉深知低代码平台对于科技向实、科技普惠的重要性。公开资料显示,去年5月,钉钉在阿里云开发者大会上发布了低代码开发聚合平台——“钉钉搭”低代码应用广场。去年10月,“钉钉搭”又联合8家主流低代码厂商,共同宣布成立业界首个低代码联盟。

风华新能源及其上下游供应商是钉钉低代码平台的受益者。其CIO罗循衡告诉作者,他们信息部门仅有7个人,但通过在搅拌机、桶装电解液等所有设备和材料都贴上钉钉二维码,却成功使得向下游手机厂商的发货效率直接提升了5倍。

此外,这7个人还研发出了包括物料上线、库存数据、供应商自动比价下单在内的上下游协作的一体化供应链解决方案,不仅推动这一条细分的电池产业链实现了降本增效,还帮助各家企业提升了在全球贸易格局中的地位。

与锂电池产业链相比,服装产业链讲究的是库存与生产的匹配,其对前端经营数据和后端原料、生产环节的高效协同要求极高。

因此,特步在2016年牵手钉钉后,先是在内部基于低代码自己搭建了移动办公平台,并打通了各业务系统,实现了经营数据互联互通。据悉,这一套“组合拳”让特步整体经营效率提升了20%,纸张、人力等各项成本支出缩减了10%。

之后,特步又在钉钉的帮助下将上下游的200余家供应商都接入了钉钉平台。如今在钉钉上,特步给相应的上游供应商开放权限,他们能直接下载工艺包和合同,而这些资料自身也带有水印,既减少了沟通成本又规避了信息安全隐患,整个供应链的协同效率提升了15%。

东方希望集团是在多领域推进产业链数字化的佼佼者。截至目前,东方希望基于钉钉的低代码平台,已在自己的APP——东东上推出了包括养殖、能源等十大专业领域在内的67个数字化微应用。

如色带管理,该应用可以根据数据标准定出上下限,对应不同颜色进行管理。当数据出现异常时,系统就会自动报警。据悉,色带管理应用同样适用于电力、光伏、养猪等产业链。

不仅如此,东方希望还已将数字化部门升级成为集团的科创板块,希望以钉钉为科技底座,向外输出SaaS化业务或数字解决方案,以带动上下游客户一起做好数字化转型。

显然,科技向实,钉钉正构建一个基于云计算平台+低代码工具的数字普惠新生态。在整个生态中,阿里云与钉钉是数字化底座,为各行各业的实体企业提供基础技术与服务支撑,低代码则是企业们的个性化数字转型工具。

这同时也是一个合作共赢的市场,钉钉希望携手生态合作伙伴,共同为中国的实体企业探索一条低成本、个性化、可规模化普及的数字化转型新路,以助力“中国智造”的崛起。

3. “云+钉+低代码”的螺旋效应

为什么云钉一体、钉钉+低代码会成为中国众多实体企业数字化转型的一致选择?

首先从需求端来看。过去十余年间,数字化转型已经成为了各行各业的共识,但由于大多数企业缺乏技术开发能力,所以主要是购买软件厂商的信息化系统,如CRM、ERP等。

不可否认的是,这些软件系统在初期确实解决了很多问题,但从技术架构来看,它们基本都采用了竖井式的开发模式,其底层系统修改困难、集成混乱,并且系统与软件、软件与软件之间存在严重的数据壁垒。

BCG咨询曾在多篇文章中提出,数字化大环境下,企业要想提升敏捷化程度或转型成为数字原生企业,就必须建设以云计算为底座的,具有分布式、平台化、模块化等特点的新一代信息技术架构。

再来看供给端。与同业相对比,阿里已成功打造了“阿里云IaaS+钉钉PaaS+SaaS”的全链路技术与服务能力,破译企业数字化种种基因密码,可以给出因企制宜的支持。另外,钉钉真正做到了“腿上有泥”,与实体产业互补融合。

需要指出的是,阿里云与钉钉在技术与服务上均能实现紧密结合,基于阿里云与钉钉搭建的数字化系统能够完全打通企业的业务与数据壁垒。

如潮牌男装企业卡宾服饰。该企业在接入钉钉后,采取了“四轮驱动”模式,以“业务中台+数据中台”作为中驱,以小程序驱动触达消费者,以钉钉来驱动供应链协同。

具体来看,卡宾先从数仓治理入手,将人货场300多个标签和1000个指标沉淀在“数据湖”之中,业务部门可以通过“数据湖”随时拿到想要的数据。基于数据中台,卡宾的业务数据分析速度提高了24倍。

在业务中台的搭建上,卡宾基于阿里云底层架构,重塑了整个业务链流程,并成功将数字技术贯穿了产业链上中下游。

资本市场拥有最敏感的嗅觉。2020年,即便面临新冠疫情冲击,但卡宾在港股市场的股价仍上涨了近两倍。

如果将云钉一体比喻为汽车的底座与发动机引擎,那么钉钉+低代码就是一剂助推剂。

在人们的传统认知体系中,开发应用是程序员的工作,也只有他们才能胜任。但现实是,信息部门隶属于企业的中后台,程序员们对于需求的理解与前端业务人员存在差异。

一位企业信息化部门人士曾告诉作者,经常信息部门做好了软件,业务人员却不满意。而当信息部门再次修改好之后,当时的需求已经不适用现在的情况了,很多项目就此搁浅。

钉钉+低代码的诞生则赋予了一线业务人员软件开发的能力。如此前提到的风华新能源,其信息化部门仅有7个人,且只有一名文科生略懂代码,其余六个人均为半路出家。

柳钢集团冷轧厂数字化研发团队正在通过钉钉上的低代码开发应用

再如柳钢集团旗下的冷轧厂,自动化室工人彭期文依靠钉钉的低代码平台,仅用半个小时就开发出了核酸检测登记系统。在该系统支持下,全厂7000多名职工仅用了3小时左右就完成扫码,两次全员核酸检测只花费了8个小时。

总结来看,阿里云IaaS+钉钉PaaS+SaaS三者之间已形成了螺旋效应。

阿里云IaaS是稳固的技术底座,钉钉+低代码形成的PaaS平台为实体企业提供了新的数字化转型模式。而随着越来越多的企业拥抱云钉一体与钉钉+低代码,改变了软件开发方式,他们开发出的SaaS软件又会极大地丰富这一数字生态体系。

正如阿里云智能总裁张建锋所言,阿里云+钉钉+低代码正在让进步发生。

4. 中国数字经济崛起前夜

当前,新冠肺炎疫情仍持续影响着全球经济的复苏与增长。在这一力量格局演变的大背景下,数字经济、数字产业的发展或将成为关键的“胜负手”。

值得注意的是,尽管中国部分行业在数字化转型方面已经走在了全球前列,但据中金公司发布的数据,目前全球低代码渗透率为33%,而中国仅为5%,中国2020年低代码/无代码市场规模约为19亿元。

不过,中金公司也在研报中指出,低代码将迎来前所未有的机遇,预计未来五年中国市场的复合增长率将达到49.5%,到2024年,市场规模将达到百亿元量级。

实际上,这样的发展趋势已经隐隐显露。据作者观察,截至目前,新能源行业的风华新能源、东方日升、晶澳等,服装零售行业的特步、卡宾等,餐饮行业的老乡鸡等,以及交通出行行业的西部机场集团等大、中、小型企业,均在加速拥抱阿里云+钉钉+低代码的数字新生态。

而在另一侧,最聪明的投资机构也嗅到了低代码产业风暴带来的机遇。公开资料显示,近年来,钉钉生态上的SaaS企业融资不断。

2020年8月,售后宝完成了2000万元的A轮融资。11月,低代码平台氚云(奥哲)拿下2亿元的B+轮融资。2021年6月,薪人薪事完成了5000万元的B轮融资。9月,1号直聘完成了A轮融资。12月,易协云完成了A轮融资......

对此,启明创投合伙人叶冠泰认为,SaaS行业的转折点已经来临,“整个SaaS生态将会迎来根本性的加速。”

显然,钉钉+低代码正改变着中国创投机构们的投资思路,而这些创投机构们,也正跟着钉钉在产业浪潮中“掘金”。

该如何看待这一趋势的未来发展?

目前,阿里云+钉钉+低代码的数字新生态还处于发展初期,但每一家实体企业的加入就如同在这个行业中点亮了一丝火焰。

而未来,当星星之火持续扩散,中国广袤的大地上,将会燃起产业数字化的熊熊火焰。

千帆竞发,乘风破浪。届时,中国的各行各业将正式进入数字化时代,中国的企业丛林中也将涌现出世界级巨头。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didaima.org/?id=711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