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互联网早期拓荒者:20年间,Loser、颠覆、繁荣的演化与未来

在获得谷歌、红杉中国、360 周鸿祎等投资前,大学生戴志康觉得自己常被视作「loser」。

那是 2001 年,互联网泡沫刚刚破灭,互联网被普遍认为是骗局;创业还没有像十几年后一样成为一种潮流,很多时候被当作不务正业——哈尔滨工业大学大一新生戴志康决定辍学创业,做互联网。「总有人来劝我说,你快回头是岸,回去好好学习,好好搞考试、考研读博,成为一个正常点的人。」

当时,戴志康看到了一条新闻:中国网民已经达到 2000 万。「那对我是个巨大的刺激。觉得 2000 万真不是一个小数目,相当于一座一线城市的人口了。」

而在 1998 年,中国网民只有 117 万,两年间增长迅猛。那时,街边的「电脑游戏室」刚刚改名叫网吧,风靡当时的游戏是红警、传奇。「想到这么多人进入了数字空间,我很担心错过互联网发展的机遇,拼命从学校离开。」于是,在哈尔滨的一个民房里,戴志康写下了 Discuz! 的第一行代码,这个网站后来帮助了上百万的人低门槛地搭建了自己的网站、论坛。

不被理解是常态。高中时痴迷于编程,「爸妈每周只让我玩 2 个小时电脑。但高中上数学课、英语课、语文课时,我都是把代码写在纸上,在脑子里运算,然后趁那两个小时去验证。」

几乎所有时间都在「写代码」,也因此,他学习成绩下滑得厉害。「老师们都觉得我堕落了。」

学生时期的戴志康,是传统教育评判体系下的失败者,卯足了劲儿想向别人证明自己。在 Discuz! 先后被周鸿祎和红杉中国、谷歌、晨兴资本投资后,戴志康成为了创业明星,接受了电视台、杂志的采访,身份从 loser 成为了颠覆者。

2010 年,29 岁的戴志康把 Discuz!以 5000 万美金的价格卖给了腾讯,并出任腾讯生活电商事业部总经理。现在,线下购物的时候可以扫微信二维码这件事,就是他开创的。

2013 年,戴志康以投资人身份孵化零代码应用搭建平台伙伴云,2017年亲自出任 CEO。简单讲,零代码平台可以让不懂代码的人也能轻松创建自己想要的应用。据统计,截至 2021 年 2 月,国内低/零代码企业达 70 家,两年间行业投融事件 16 起,总估值近 70 亿。办公软件正悄无声息地酝酿着一次变革。

80 后是移动互联网红利的受益者,和戴志康年龄相仿的明星创业者们:拼多多黄峥、字节跳动张一鸣、美团王兴、理想汽车的李想、滴滴的程维、快手的宿华——几乎都是崛起于移动互联网的浪潮。

这些人已经行至中年。中年创业者的办公室里,往往放着一个茶台。戴志康和主流的中年男人不太一样,他的茶台上,还放着一束棒棒糖,「糖能让人有一种幸福感,生气的时候吃个糖缓解一下。」

从 1996 年开始上网到现在 26 年的时间,戴志康完整地目睹了互联网——这个原本并不存在的数字空间,是如何从一片荒地演变成现在的繁荣景象,同时造就了无数财富神话、大量普通人实现了阶层跃迁。

对于当下的数字化浪潮,他非常兴奋:看到了和 20 年前一模一样的机会。

前不久,戴志康来到了极客公园《创业真人秀》直播间。以下是直播访谈实录,经极客公园编辑整理:

01 20年前的机会再现

极客公园:从 Discuz! 到伙伴云,你做的事情都是为别人提供生产工具。

戴志康:这个世界每天都在发明新东西,但内核一致:一个世界想要繁荣,必须要有足够多的创造者和贡献者,来构建这个世界。为什么现实没有那么多呢?因为太难了,而无论是建站工具还是零代码,都是在降低这个生产难度,让更多人参与到构建世界的进程中。

极客公园:遭遇过最大的误解是什么?

戴志康:很长一段时间,我们也不知道自己做的是什么。从计算机的逻辑看,底层代码和应用需求之间有一个中间层,它可以让你少写代码甚至不写代码,就可以把业务需求实现。2018 年的时候,国外开始有了 low code/no code 的概念。我觉得很适合形容我们做的事情,奔走相告。

极客公园:现在的事业和你 20 年前看到的机会有什么不同?

戴志康:几乎是一模一样的,这种感觉让我心潮澎湃。2000 年的时候,中国有 2000 万网民,占全中国人口的 1.6%,而现在,1.6% 增长到了 60%、70%,只花了十几年。反观企业数字化,今天也仅有 1%-2% 的公司在做。大部分人还在使用一些非常原始的产品。预计未来至少有 40%、60%,甚至 80% 的企业都可以被数字化映射。

极客公园:你原本是伙伴云的投资人,2017 年为什么不继续做投资人,选择亲自创业了?

戴志康:2016 年的时候,伙伴云资金流遇到了问题,但事情还没做出来。团队找到我,问怎么办。这个契机促使我思考这件事的意义和价值。当时产品有几十万的免费用户,但仅有 10 个付费用户,我就给这个 10 个客户打电话,问他们为何付费。

结果让我很惊奇。10 个客户里,有 6 个是 85 后,两个是留学回来的厂二代,还有两个传统行业的老板。他们几乎都是年轻的管理者,很早就接触了网络,管理理念先进。打完这十个电话,我觉得中国是有这批人的,明确了数字化趋势是存在的。

我们 2016 年的时候,认为再熬 5 年到 2021 年,就会有更多的 90 后成为 leader。90 后作为数字化原住民,在当上 leader 或者小组长之类后,他们有更多数字化的需求,就会需要我们这些数字化工具。

极客公园:你为什么很强调数字化进程的核心在于更多年轻人走上管理岗位?

戴志康:技术演进是由需求驱动的。我发现人在高中或大学时期的经历,会很大程度上会决定他构建或理解这个世界的方式。比如说,我父亲是学机械的,他高中时期面对的是各种各样的齿轮、机械、机床,他是通过机械的方式去认知世界的。而 80 后、90 后是通过互联网、软件来认知世界的。比如说,打车这件事,我父亲的认知是公路上跑的出租车,招手即停。而我的习惯是必须要在软件上叫车。这也决定了大家对数据的理解是完全不同的。

国外的 SaaS 在 2015 年左右有了爆发式增长,一方面是因为云计算、移动互联网的成熟,另一方面是他们的数字原住民 80 后,走上管理岗位了。而中国的互联网进程比他们慢一些,数字原住民是 90 后。

02 从红利转向创新力与领导力

极客公园:从投资人转向了创业者,心态有什么不一样?

戴志康:从创业者成为投资人是比较容易的,但从投资人到创业者很难。做投资人时谈钱都是几百万美金,但创业的时候谈一个单子可能就 5000 块钱,落差很大。我适应了一年。

我坚信任何人不可能越过一线的工作,就把企业做好。任何一个 CEO,无论之前做过什么,创业都要从头开始。这是自然规律,要尊重。

极客公园:你之前说,改革开放 40 年后,市场正由时代红利驱动转向创新力和领导力驱动?

戴志康:其实是王兴说的。他说,互联网下半场,要从红利驱动到创新力和领导力驱动。我昨天还跟他吃饭,开玩笑说演讲里用了你的话,得请你吃个饭。

以前的企业赚钱很容易,但领导力其实是匮乏的。管理基本靠老板直觉,拍脑袋或者靠关系。比如有个笑话说,以前最好的 CRM 工具就是茅台。这是典型的红利时代的特征,机会遍地,就看谁胆大。现在红利少了,就得拼创新和组织领导力了。

极客公园:何谓组织领导力?

戴志康:以前说领导力指一个领导者的能力,但对于组织来说,组织领导力涉及更多,比如组织的愿景、使命、文化,是看不见的部分。

组织的领导力,可以让 8 分的人到你这里变成 10 分,6 分的人到你这里变成 8 分,让一群人可以在你这里成长。而不是指望一个 8 分的人去自己创造 10 分的成果,那他不如自己出去创业。

基于数字化的组织协作是新时代领导力的基础,它能把管理逻辑落地;同时,基于数字化的洞察去产生新的商业机会,是创新力的基础。

03 数字化转型将是优胜劣汰

极客公园:你觉得数字化转型本质是什么?

戴志康:我觉得不太存在转型不转型的问题,未来所有公司都是数字化的,由数据驱动的。越来越多的工作是在数字空间进行的。

但一个非数字化的企业转型成数字化企业是很难的。就像诺基亚没法转型成 iPhone,智能机的时代是由其他公司开启的。

从时代的角度,它是依靠一批公司的更迭实现了所谓的转型;从个体看,它不是转型,是优胜劣汰,很残酷。

极客公园:数字化进程中,企业里可能会增加或取缔一些部门?

戴志康:不只是部门,企业里的流程都会变化,因为决策机制变了。数字化转型之后,意味着「权威」的降低。不再是由内部的某个领导来决定要做什么,而是由消费者、客户侧的数据来指导你要做什么。未来最有 power 的是客户的反应。

那些数字化企业成长得特别快,比如说气泡水领域的元气森林。元气森林的唐彬森说,管理者要克制住自己的欲望,不要你觉得这个饮料好就是好。数字(数据)会告诉你什么地方、年龄、画像的用户说这个好,什么样的人说不好。

传统制药公司生产一款药非常慢,但前期研发中,有数据、AI 的加持,研发时间可能从一年缩短到一个月。老板应该构建起这个所谓的新时代的领导力。

极客公园:现在的数字化跟过去企业常说的信息化有什么不同?

戴志康:比如装修这件事是一次性的,在这样的模式下,我们才会找外包,搞定了就结算。但企业数字化是需要随着业务迭代的。企业业务发生变化、流程在发生变化、目标也在发生变化,它不是一锤子买卖,是不断迭代的过程,它不适合外包。

极客公园:零代码和 SaaS 有什么区别?

戴志康:两者满足的用户需求是相似的。标准的 SaaS 软件,就像石头一样,一个一个的,可以装满一个杯子,但这个杯子仍然能倒进去很多水。低代码就像柔性的水一样,来填平通用系统中的缝隙。

极客公园:零代码平台会不会让程序员没活干了?

戴志康:我原来写代码的时候,最讨厌的就是 CRUD 代码,就是「增、删、改、查」代码,闭着眼睛都能写。因为它毫无技术含量,但是代码量又很大。如果一个工程师天天写 CRUD 代码的话,那真的就是码农,是真的「农民」。

这部分工作应该被零代码平台给省略掉。好的工程师应该是个艺术家,写出优美的算法、顺滑的体验,而不是天天写 CRUD 代码。

04 放弃个人决策,让数据洞察驱动

极客公园:听说你一句话就把唐彬森打动了,你们当时聊了什么?

戴志康:元气森林其实就是将互联网的方法论运用到了饮料行业,用数据去决策。我当时说,无论你要什么样的数据,我都能帮你很快建模出来,从而更有效地决策。

过去,物质短缺,不论你生产什么,几乎都能全部卖出去。而今天是供给过剩的,大家拼的是谁能提供当季最能打动用户需求的东西,这是需要数据洞察驱动的。

极客公园:你们经历过很多试错和迭代,哪一次更重要?

戴志康:我们刚服务比亚迪时,他们的数据量超级大,业务场景也很复杂。我们思来想去觉得实现不了,但他们非相信我们能实现。后来真的实现了,我发现人逼一逼还是有潜力的。我们很多产品需求都是这么迭代来的。

极客公园:过去习惯提「互联网思维」,现在讲究「数字化思维」,你觉得有什么不同?

戴志康:互联网思维早期的时候,也叫「专注、极致、口碑、快」。这是红利期的思维。因为红利来了,大家都想着怎么快速去抓住红利。而数字化不是一蹴而就的,它涉及到实体产业,更强调长期主义。

我们期望赚一个客户 10 年、20 年的钱,你只有把产品服务做到这样才有价值,否则你就只能赚第一年的钱。赚快钱是没有任何意义的。

极客公园:最近一年,人们也重新开始审视互联网行业,你觉得它过去被高估了吗?

戴志康:互联网没有被高估。互联网没有距离这个概念,比特世界天然容易形成垄断。这造成了社会发展的不均衡,太多的钱被少量的人赚走了,而且垄断是无法被打破的。所以反垄断之类的政策,对于行业的良性发展来说是好事。

这一代年轻人的机会不在于懂不懂创业,而在于构建组织需要的数字化场景能力,然后实现自己的升职加薪,实现阶层的改变,实现对上一辈人的弯道超车。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极客公园”(ID:geekpark),作者:赵维鹏,编辑:卫诗婕,36氪经授权发布。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didaima.org/?id=709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